所有分类

商店公告

所有分类

© 2005-2016  一连几天大雪将乌鲁木齐冻在冰天雪地里尤以公路两旁的行道树最为壮观积雪厚至一米以上埋实树的主杆,落光树叶的寒枝萧萧地在战抖它挂不住雪成了一把把向天乱扫一气的杈头扫帚风雪之气被它们搅得絮如棉花,给棉软的雪制造出大气象好看。泥泞的道路走着汽车洁白的行道树飞着滚滚雪片好冷铺面没有一家是开着门的,吊个棉布帘或者塑料片块帘子你不知道那后边是在做营生还是在冬眠。似这等清冷不大宜于旅行我是不是又选错了季节。    自行安排时间尚有一整天可以自我消费是在暖气屋子中隔窗望雪还是去户外寻找边塞诗人们苦苦吟唱之壮美。我们将自己抛去雪地出租车公交车都不要总希望能感受汉唐时代文壮士和武壮士的气息。寒冷是个怪物穿得越厚越觉得冷那就少穿点走快点用自身的热量抵御寒冷这一招还真管用。乌鲁木齐市我来过一次那是在满目青山艳阳天的八月瓜果的香包裹着烤羊肉的香在啤酒泡沫中且歌且舞,掀起盖头的美女夸张得像些吉普赛女郎我都忘了是走过戈壁一程火焰山一程天池一程感觉到了异域但不是我要寻找的西域。文学作品让我认识的西域首先来自川剧其后来自古诗词它的特征是苍莽雄劲铁马金戈废址残梦和忧伤绝对不是歌舞升平。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